一件坏事,我发现自己在感情里越来越不爱表达了。

就哪怕心里很在乎,也要装作浑不吝,也有过会勇敢地说直白的情话的时候,但多数时候,我发现我就是很难讲出自己的情绪,看到别人一丁点儿的往后退,我就识趣得不行,我就对自己说,哎呀,必须要退出了。

后来我觉得其实还是跟性格有关系。

就是……内向。

所有情绪,大费周章写成文字都行,但就是不要在别人面前讲,再深情一点儿的更不行,男孩子跟我说很深情的话我回不过去的,就是,没有那种直截了当地让别人看到“我现在是这样一种感受”的能力。

然后对别人的情绪,也很容易不知所措。

内向有个时髦的说法,叫作社恐,也很对,恐惧社交,因为社交意味着表达情绪,意味着流露自己,而且要非常明确地跟对方来回反馈,这一切对极度慢热极度难作直接表达的我们来说,太难太难。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喜欢自己的内向型性格,到了24岁偶尔更严重,我自我暗示,内向几乎给我带来了经济损失,如果外向,如果能够活得四通八达,我的收入可能不止现在这样。

而且我周围好多那种活得完全光鲜亮丽的情侣。以前一朋友找了个华尔街回来的男朋友,我们几个见了面,对方精英得不行,且在社交场的游刃有余到了让人惊讶的程度,就言情剧里富帅男二的标准话术,我后来老是说谁能想象到他其实只比我大两三岁。

但我吧,哎呀,我,在社交场上真的跟高中生无异。

去酒局里也是,看到那种男女双方都很会social的情侣,会悄悄想,这是不是才能叫上海的都市情侣?而我太生涩了,太不能说话,对所有发言都无比紧张,也无法应对很多热情邀约…真的会有人愿意走进我这样的人的内心吗?

从我的表面到内心,是好长的一截路要走哦。

以上是我的自我剖析。情况并没有因为我年纪渐长而有所改变,我依然内向,而且已经不打算改了。

内向的人更难敞开内心吗,其实也不是啦。想想,我也有一圈同样内向的朋友,我们最能理解对方,最能讲到深入的话题,我们的圈子对外生疏,对内亲密,轻易做到比别人更亲近,因为我们相似。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但人类的感情其实是在相似的人里面流通的。

很奇妙,我在感情里选择一个人,倒没有刻意要找跟我相似的,但内向如我,还真没跟四通八达的社交型男孩在一起过。

我不知道,大概是作为常年来朋友都只是个位数的人,真的无法想象周围一圈朋友每天嬉笑打闹什么感觉,有时候也会幻想一下,啊跟一个有一群兄弟可以call出来打球吃串的男朋友在一起什么感觉哦,但真到了那种场合,我还是不适应。

我是那种,“在热闹的派对里需要坐在角落里一个人慢慢吃零食的人”,我需要的其实不是一个夺走人群焦点的,汇集所有目光的人。

我需要的是跟我一起坐在角落的人。

别人说胡话,别人夸下海口,别人在那片热闹里说所有的话,我跟他就对视就好了,或者讨论盘子里的樱桃的色泽,话实在很少,但心灵相通。

以前觉得两个人相恋,有反差才有趣,所以我这么一个循规蹈矩的女孩儿,竟然其实也喜欢过不止一个一眼都掩不住坏的bad guy,后来才慢慢觉得,恋爱吧,最重要的还真是寻找同频的人。

如果你周末只喜欢在家里待一整天,你需要的是不会闹喳喳拉着你出门的人,他会坐下来陪你看完一部又一部电影。当你说起对这个世界的陌生跟畏惧,在人群里的不安,他会感同身受地望向你的眼睛。

“同频”最难得了,我追名逐利后对很多东西的复杂感觉疲惫,这时候能让我感觉“对”的,也需要是一个正好简简单单的男孩,我对繁忙感觉应付不来时,刚好发现他过着在图书馆坐一整个下午的生活。

我们都知道我们想要的是一致的。

我跟他在灵魂上同频,不需要彼此试图适应、辩解、困惑、质疑。

同频也意味着懂得,意味着内向的你一直不用在他面前假装热闹,意味着你感觉不对的地方他也感觉不对,你们俩会是手牵手逃开一个繁华聚会的人,楼下的人在喝酒社交,你们俩爬到楼顶说悄悄话看星星。

所以如果旁人嘲笑你们孤独,你们会觉得,这是一种外人不懂的孤独。

恋爱里同频最重要了,你们会是天然能给对方带来快乐的,不需要学习。你们俩会有私人宇宙,这份爱会如同你们的人间珍宝,你们俩,喜好相同,笑点一致,对这个世界的热爱、了解、不解和惊惶如出一辙。因为是同一种人,惺惺相惜,互相理解,不会苛求对方的改变,明了对方的缺点就像明了自己的缺点——但依然懂得对方的可爱,就像懂得自己的难得。

我经常会想,我是个很独特,很值得交往的人,不是自恋,是真这么想,我觉得总有人会跟我想得一样。

他懂我所以喜欢我,不是他喜欢我才假装懂我。

这大概是最接近灵魂伴侣的人了吧。

但是可遇不可求,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