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收到一封来信,是一个被包养女孩的故事,我们看后都很有感触,或许你能从中有所收获。

1

小A是一名空姐,22岁的年龄,刚毕业,美貌就不用说了,浑身还充满着青春的活力。


遇上40多岁富商的生活原本就是能想象的,毕竟大学时候,听人传来传去被包养的同学就不少,但她没想到自己会走上这条路。


空姐生活还不错,看着还高大上,除了生活苦闷一点,一年四季各处跑也没什么不好。


选择被包养,原因很简单,富商的价码开的太高了,一个月56万,想想自己辛苦工作,不吃不喝也得多少年才能攒下这些钱?


犹豫了两天,小A就主动打去电话,同意了这个提议。


随叫随到,懂事听话,不烦人,不作,这是富商的要求。


富商吐槽生意上的事,只有假装专注地听着,附和地赞美几句,把人哄开心了,还会得到更多礼物。

>

这年头也不少被包养、做第三者而发家致富的故事。


看到过一个帖子,一个女孩吐槽自己的闺蜜被包养。


女孩很漂亮,在学校就很多人追。一个大叔提出来想包养她,她拒绝后跟闺蜜说起这件事。


闺蜜家庭条件不好,之前一直为了攒生活费在餐馆做小时工,当时就说:“既然你不愿意,不如把他介绍给我吧。”


闺蜜被包养后,学费根本不愁,包,鞋,高级化妆品更是源源不断。


你以为她从此就堕入情妇的舒适圈了吗?


并不!闺蜜豁地出去,还不停止学习。

买房,学理财,学投资,报商学院课程,做艺术品投资,一步步把自己洗白成了白富美,成功嫁给一个有钱老公,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很多年后,这个女孩看见闺蜜的生活,瞬间就崩溃了:我好好学习,认真工作,正经恋爱结婚,凭什么?


“酸”的人还不止这个女孩,知乎上有个问题:得知越来越多的女大学生被包养,已有的价值观开始动摇怎么办?


挑战道德底线的问题,关注的人还不少。 但每次看到这类真事,我都会想到波伏娃的一句话:


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


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

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

2

被包养,乍一看,成本小,来钱快,前景好,百赚不赔。


事实真的如此吗?


作者阿何曾经说过,赚快钱就跟吸毒一样,一旦上瘾之后就很难戒掉。

当你体验过拿过一把好牌几分钟就赚一百万的感觉之后,你就会觉得做任何其他事情都没意思了。

被包养,要付出什么成本吗? 一个被包养的姑娘说:“一旦涉足这个行业,根本不仅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还要有把自己当商品的觉悟。很多人家里都有养狗吧?我觉得我和一条狗没有区别,多摇尾巴,他心情好了,我会得到更多的钱。”


这是第一大成本:把自己物化。把“情”割掉,把“爱”切除,然后如动物一样的活着。


社会学博士肖索未在一部实录《欲望与尊严》中采访了19个广州和宁波两地被包养的女孩。


女孩阿菲和建筑工地老板同居三年多,他的妻子和孩子,就住在几公里之外。


阿菲不能有自己的小情绪。男人吐槽生意上的事,即使不耐烦,也得露出妩媚的笑。主人让你笑,你就得笑。不能有自由的个人空间。习惯与闺蜜吃饭到一半时,接到“通知”拎起包就走。主人让你过去,你就得过去。


即使如此,人性才是最可怕的。关系稳定之后,面对男人肆意发泄的脾气,她们只能忍。主人想没事凌辱你,你就得受着。 物品,又谈何尊严?一个人开始把自己物化,就逐渐付出第二大成本:自尊。


听过一个故事,一个女人被包养的第二年,男人玩腻了。毕竟,对这种有钱人来说,不缺花点钱就跪舔的漂亮女人。


一次,男人半个多月没来,钱花光了,怎么办?女人只能寄希望于他念着点旧情,于是咬咬牙发了一条短信:“我想你了。”


男人赶来,不是给钱,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真是个不要脸的婊子,不是说过不要给我发暧昧短信?你是没脑子的是吧?”


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女人却不敢生气。


自尊这种东西,一旦第一次让步了,人就容易一再退让。 连自尊都给了,还有什么可给的呢?


有的。


那是一个人最精华的部分:真实的关系。一旦失去,随之而来的就是无尽的孤独与空虚。


只有钱,一个人一定活不下去。


斯皮茨在《医院制度》一书里,记录了他在育婴堂观察到的现象:


“那些仅仅获得食物给养的弃婴,由于没能获得养育者的触摸和情感互动,会变得异常安静、孤僻和忧郁,很多婴儿不到一周岁就死亡了,一部分婴儿虽然活了下来,但难以像正常孩子那样发育,甚至不能坐、立和交谈。”


而对一个成年人来说,失去了真实的关系,虽能坐、能立、能交谈,却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 

在关系里受挫,越是孤独,越容易把欲望转移到物品上,越会用一些快捷的方式来排解。越是快捷的方式,越是对物品上瘾,成为物质的奴隶,又越能隐藏自己,越发孤独。于是,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3

最后,我们说说那些被包养的女人们为数不多的收益:金钱。 

前几年,“杨浦小三案”闹得沸沸扬扬。周先生在朋友聚会时认识了上海戏剧学院的学生杨小姐,两人发展为情人关系,整整三年,转账82次。


周太太发现后,把杨小姐告上法庭,以侵犯自己的财产权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她返还100余万元。杨浦区法院的判决是,杨小姐将收取的100多万返还。


又比如,缪小姐和郎咸平分手时,被郎咸平夫妻俩告上法庭,还倒转欠了他900万。


钱来的容易,早花光了,哪能想到会有这样一天?有钱人真就那么傻,心甘情愿做你的提款机? 

最后,给每一个想走捷径的女人一句话。

茨威格在《断头王后》中写道: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