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这一生,我们会遇到很多人。

有的人一开始就擦肩而过,有的人陪我们走了一段路,然后挥手告别,也有的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最后连个告别都没有。

我们总是这样,开始的时候觉得来日方长,什么都有机会,却不知人心易变,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疏远,挥挥手便是永远。

不得不承认我也是个很天真的人。

交个朋友就想往来一生,谈了恋爱就想对方一辈子都待我始终如一,尽管很多时候故作姿态的说着一切都顺其自然,可心里还是不愿让任何美好的事物发生一丝的改变。

对于一个在感情上没有丝毫安全感的人来说,我觉得,我现在最大的期盼,大概就是想要一个满眼都是我的人了吧。

2

我有个朋友小诺,是那种大长腿大卷发踩着十几厘米高跟鞋走路带风的姑娘,做事向来讲究快准狠!

跟我一块的时候,总嫌我不利落,什么事都恨不得给我弄好,可她跟老谭在一起时,画风就彻底变了。

跟他们一起吃个火锅,我都被秀了一脸恩爱。

酱料是老谭帮她调好,饮料是老谭打开后插好吸管递到她面前。在吃之前,老谭还不忘找服务员要皮筋给她绑头发。

小诺全程不用自己涮菜,就在那一脸小女孩的样子望着老谭,语气里透着下意识的撒娇,“我要吃这个,你先下这个”。

老谭一脸宠溺的说“好”,说完把涮好的羊肉都夹到她碗里。

对于忙活不停的老谭,小诺就只顾着托着下巴眨巴着眼,不停地问“这个好了吗,那个好了吗”。

老谭一脸看女儿般的笑意,“还没熟,再等等”。

其实老谭并不老,只有三十岁。

可在他面前,二十五岁的小诺永远像个十来岁的小孩子,不自觉地就帮她包办了一切。

3

昨天晚上跟小诺一起吃饭,她告诉我说,前不久因为感冒吐经常口水的缘故嘴唇特别干,一圈儿都结壳出血了。

但是自己又很不喜欢涂唇膏黏糊糊的感觉,所以就一直不涂。后来半夜睡觉的时候,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在动她。

睁眼一看,原来是老谭趁她睡着偷偷摸摸在给她涂唇膏,跟做贼一样,嘴里还小声哄她说马上就好,结果晚上涂了第二天就好了。

还有上个月公司安排小诺去北京出差一礼拜。

上飞机前小诺就收到了老谭的短信:“我给你行李箱里塞了胃药,口罩,暖宝宝,卫生巾,便携式榨汁机,还有个迷你加湿器,北京太干燥记得用。注意安全,到了联系我。”

想到老谭匆忙上班前,还帮她仔细检查了一遍行李箱。小诺顿时觉得,她终于找到那个满眼都是她的男孩子了。

说到这里,可能大家会好奇为什么小诺的行李箱里会带榨汁机呢?

其实是因为小诺的肠胃一直都不太好,平时又不喜欢喝白开水,于是老谭就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给她整理出一套完整的果汁搭配便签——仙女蜕变计划

要不是之前在老谭的手机备忘录里亲眼所见,我还真不会相信一个男人竟然可以一直对一个女人这么用心!

4

胡杏儿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说过:

“我很感谢我的前前任和前任,他们一个教会我怎么做一个听话的女孩,一个教会我怎么做一个成熟的女人,但我最感谢的是我的现任,是他教会了我怎么做一个小孩。”

小诺也不止一次跟我说过:

“以前总想着尽快成长,遇见老谭以后才发现,原来最幸运的事情就是能一直在那个满眼都是我的他怀里安心的做个孩子。”

最好的爱情不就是这样吗,不管你多么聪明独立,成熟妖艳,不论你本事多大,气场多强,在他面前,你都没有了成年人行走江湖的锋芒,变成了一个安心被人照顾的小孩。

茫茫人海,我们不就是在等着一个这样的人吗。

他不会陪你彻夜喝酒,只会给你煮一碗热粥,摸摸你的头,帮你塞好被角,陪你一夜安睡。

记住你所有的生活习惯,对你天下第一的宠爱,天冷怕你冻着了,出门怕你丢了,不叮嘱你怕你把事儿忘了。

只做你一个人的屋檐,为你挡下余生的风雨,把阳光给你,把明媚给你,把很多很多的爱给你,也把最好的余生都给你。

一辈子很长,一定要跟满眼都是你的人在一起。